尸体裂成三瓣,我仍生生不息

关门

一时兴起的苍银兽拟

明早起了我再逼逼

JW

不好意思发现自己编辑有问题重发了

从角色设计看JW形象来源

(猜测。)

因为想画JW,所以去12话截图参考了一下,发现了一些苗头。(截图来自逼站12话)

[图片]JW在十二话甚少出现全身像,粗略扫了一下大概只有嘲讽春下坠这里有一个概况。在这里好像也是头一次略略看到JW权杖的模样:好像是一个兔子。

井中的侦探形象一向并不是无源头的。春和洞洞是传统的侦探形象,而鸣瓢的设计和他自身的井有关(落雷和黄色围巾)。JW的形象虽然很早就已经出现但由于面部和一些特征的模糊并无不足以形成判断。12话的JW露出了全部特征:不论是品客胡子,还是夸张配色的戏服,还是胸前的大蝴蝶结,或者是夸张的高帽,还有头一次睁开的红色眼睛,都和三位侦探的设计不一样。这就根本不是侦探的形象嘛...

最近画给朋友填的一些表,想画苍银的烂人表情包了 我画美少女的技术好像有在突飞猛进好开心哦

如果有人愿意填填我会很快乐(

春天无疾而终

我已有近四年没有见过新疆的春天了。

然而我这次滞留在了春色中。隔着窗子望向外面,我发现雪开始融化,黑硬的土地冒了出来,枝头有迟钝的鸟叫声。我由此明白春天来了。

可新疆的春天是一种使人无奈的日子,不值得喜悦。“春天,天山的雪水融化,成为主要的水源…”高中地理书上总是会这么写。新疆春天的主要任务也确实是融雪,那些厚重的白袄在最冷的时候像铠甲一般让人深感无情,连陷下去的脚印边缘都锋利无比。而今却会不可思议地消失,穿过土壤的缝隙汇入地下河。这就是新疆春天的全部了。追寻着冬天的痕迹,空气仍然冰冷干燥,鞋子衣服上恼人的硬泥点是雪花向下旅行时留下的礼物…残忍的是,那些在别地象征春日的植物比这些醒来得都晚...

提问箱

要是有时间就好了。

欢迎提问: 谢谢你 

红叶

我站在世界中心呼唤爱,我又活了,我是老僵尸,我大喊一万句我草!

1 / 15

© 死季 | Powered by LOFTER